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主页 > 公司简介 >
也不是环保局单方面所能决定的
* 来源 :http://www.dgyhyr.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20-05-17 21:03 * 浏览 :

据了解,在炼铝的过程中使用的冰晶石氟化铝都是含氟化合物,每吨铝大约消耗45公斤,都排到大气里了,一旦通过呼吸系统进入人体,对心肝脑肾及骨骼影响巨大。

包头市环保局局长姚伟华表示,希望铝业、包钢等企业的污染虽然有,但它们对包头市的经济贡献有目共睹。“具体污染成什么样子了我个人不是很清楚,随后让宣教科人员和你联系。”姚伟华以不清楚具体的污染情况表示不便对此发表评论,他还向记者表示,不便接收记者现场获得的大量一手影像资料。

包头希望铝业副总工程师曹定华此前对媒体表示:“这些烟气中携带约95%的水蒸气和一些有机物质,在大气中形成气溶胶。而气溶胶容易携带其他有害物质,短时间内较难扩散,包头处于半干旱中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秋冬季以逆温天气为主,白烟飘到空中不易扩散,造成视觉上的长尾白烟现象,逆光观看,就成为灰黑色。”

据了解,希望铝业主要的业务就是电解铝,电解铝生产过程中会有过剩的大量铝离子和其他的电解液等重金属离子残留在废水中,这些废水如果不经过处理直接排入河流,将会长期存在,重金属离子很难通过河流的自净消失。人体一旦饮用含有重金属离子的水,就会破坏人体蛋白质的结构,导致蛋白质变性,从而危胁到人体健康。

不过,曹定华承认,在诸多烟囱中,只有一个烟囱冒出来的烟气,即前述斥资7000万元改造过后的6号机组经过了脱硫脱硝处理。

希望铝业主要的业务就是电解铝,电解铝生产过程中会有过剩的大量铝离子和其他的电解液等重金属离子残留在废水中,这些废水如果不经过处理直接排入河流,将会长期存在。

知情人士描述,在建厂之初,希望铝业就遭到了当地居民的强烈反对。

但对记者排放污水的质疑,希望铝业相关负责人表示,早在2009年,该公司就已经建成了成熟的污水处理系统,该系统设计处理污水能力25万吨/小时,日处理能力600万吨,同时担负厂区的生活污水,可以使希望铝业污水处理达到零排放。

记者实地调查获知,希望铝业的自备发电厂有6台15万千瓦以上的发电机组。截至目前,至少有5台15万千瓦以上的发电机组未能进行脱硝改造。该厂办公室人员称,于2012年才脱硝改造完成的6号机组,单机组投资额就高达7000万元,如果全部改造下来,需要花费4亿元。

“早在东方希望集团决定斥资百亿元在包头开建希望铝业之前,昆都仑河就是诸多当地大型企业的排污沟了。”包头希望铝业厂区对面的居民区业已形成了容纳上万人的规模,居住在此的当地环保人士张先生向记者说。

“我们一线普通工人月均工资可以达到5000元以上,这在包头算是高收入了。”知晓内情的该公司有关人士称,即便如此,包头当地几乎没有人愿意到希望铝业工作。“为啥?就是因为污染太严重了。”

“虽然希望铝业的管理水平和职工的福利待遇都算不错,但是一线工人的工作环境非常恶劣。”来自山西的务工人员李浩(化名)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

“我们的污染主要就是硫和硝,但煤炭里面不可能不含硫和硝,厂里为此采购了大量的精洗煤和低硫煤。”那么,在天空中滚来滚去犹如蘑菇云状的乌黑烟雾是否因此形成?

对于希望铝业的废气、废水排放问题,包头市环保局并不愿意正面回应记者。

据介绍,2012年度,包头市环保局总计对22家污染企业进行了常规整改检查并下发了“督办通知”,但这一名单中,并没有希望铝业。

李浩表示,最可怕的是氟盐在电解质中极易挥发,所产生的hf对人体的伤害极大。

事实上,在追逐gdp的大背景下,给包头带来各类污染的不仅仅是希望铝业。自从上世纪50年代建设大军进驻包头,以及包钢在昆都仑河西岸的落户,昆都仑河水质开始急剧变差。后来进驻的希望铝业、神华包头煤制烯烃项目等诸多大型工业企业和项目,让昆都仑河的境况日益恶化。2013年1月初,环保部以污水处理不到位对神华煤制烯烃项目作出了责令停工等处罚措施。

在追逐gdp的大背景下,给包头带来各类污染的不仅仅是希望铝业。自从上世纪50年代建设大军进驻包头,以及包钢在昆都仑河西岸的落户,昆都仑河水质开始急剧变差。

总人口仅有266万人的包头,每年的工业总产值接近千亿元,这主要来自重工业和化工业的贡献。

据了解,落户于包头市九原工业区的东方希望集团包头铝电项目,是包头市近年内引进的一个大型工业项目,目前已形成年产电解铝25万吨的生产能力。

在gdp野蛮发展的背景下,各类高能耗、高污染的企业和项目肆意生长,原本以地理位置优越、环境体量大为资本的包头正在透支自己的发展空间,污染成为一个绕不过去的坎。

截至目前,至少有5台15万千瓦以上的发电机组未能进行脱硝改造。该厂办公室人员称,于2012年才脱硝改造完成的6号机组,单机组投资额就高达7000万元,如果全部改造下来,需要花费4亿元。

2月初,在距离希望铝业以西不足1公里的昆都仑河东岸,记者找到了源自希望铝业的排污口。红褐色的污水冒着白气,泛着泡沫,散发着恶臭,从直径约1米的管道中直接流向昆都仑河。资料显示,发源于固阳县、全长只有143公里(有支流23条)的昆都仑河,流经包头市区,在包头市哈林格尔乡注入黄河。但该河流全长流域面积却高达2716平方公里,堪称滋养了包头市266万人民的母亲河。

当地环保人士称,虽然包头从地理位置上来说,属于中部,但借助西部大开发诸多利好政策,近年来对诸多招商引资企业在节能减排等方面,给予了非常大的默许尺度和容忍度,这亦导致包头乃至整个内蒙古大草原不堪重负。

当记者将拍摄的希望铝业污水直排昆都仑河的影像资料传予包头市环保局工作人员观看时,该工作人员表示,对此自己并不知情。“假如真如照片所示,排放不达标是肯定的,我们会做出处理。但是对于叫停希望铝业的整个生产,这个难度很大,也不是环保局单方面所能决定的。”

昔日水草丰美、牛羊成群的文明古河——昆都仑河,如今风光不再——在包头人看来,这条包头境内的黄河最大支流,早已变成了包括包头希望铝业责任有限公司(下称“希望铝业”)、包钢集团等诸多当地大型企业的“排污沟”。与此同时,从上述企业徐徐升起的数条黑龙还笼罩着整座城市。

“对当地人而言,主要就是选址问题。”该人士称:“希望铝业直线距离昆都仑河不足1公里,距离包头市区较近,市民担心希望铝业会变成第二个包钢,因此坚决反对。”